每一張照片,都是一部電影的開始

每一張照片,都是一部電影的開始

在電影界,維姆·文德斯(Wim Wenders)的成就和地位毋庸置疑,他反復刻畫了他那一代二戰后的德國年輕人成長過程中的空虛、疏離與迷茫。

2015 年的第 65 屆柏林國際電影節,授予了 70 歲的文德斯終身成就獎。就在同一年,文德斯拍攝的巴西紀實攝影師塞巴斯蒂昂·薩爾加多的紀錄片《地球之鹽》,獲得了包括奧斯卡在內的三個國際電影節的紀錄片獎提名。

很少有電影導演像文德斯這樣,在對動態影像的電影抱以赤誠之外,還給予靜態影像的攝影以濃墨重彩的關注。

而作為一名多次榮獲戛納、柏林、威尼斯電影節大獎的電影導演,文德斯一直在拍照,自 1986 年巴黎蓬皮杜中心為其舉辦了首次攝影展后,其作品便常在世界各地展出。

作為戰后 “德國新電影” 運動最具代表性的四位導演之一,與被比喻為 “心臟” 的法斯賓德、“四肢” 的施隆多夫、“意志” 的赫爾措格赫爾佐格相比,文德斯被比作 “眼睛”,可見業界和公眾對文德斯以視覺反映世界的能力的認同。

作為一名導演,文德斯對觀看有其特殊的方法。他將由流動影像構成的電影中的每一個鏡頭,都看作是個體。

靜態的影像對于文德斯至關重要,他的電影大都基于對照片的拍攝、觀看與思考,在看與想的過程中,從而導入故事,由此展開、架構而成一部電影。

我們看到,文德斯所拍的照片,大多為荒蕪的沙漠、稀疏的草地、無人看管的墓地、傲然寂靜于天地間的山川、被遺棄的空曠城市,等等。

因為在成長過程中看過大量的美國西部片,文德斯對開闊地域深深地偏愛,而更重要的,是文德斯想要通過靜態的照片將濃縮的時間解開。

那些無人的靜態景觀照片,將流動的時間封存了起來,將人類的故事、歷史和文明封存了起來,直到被富有洞察力的人真正看見,觸動了快門,打開了機關,封存的時間才逐步解開。

文德斯便是這樣的人,對他來講,每一張照片,都是一部電影的開始。

C|O Berlin 畫廊舉辦的維姆·文德斯寶麗來攝影展,2018 年 ?Shauna Summers
維姆·文德斯(Wim Wenders),肖像 ?Donata Wenders

(供圖:維姆·文德斯基金會,MEDIENZENTRUM DER VERLAGSGRUPPE PASSAU, C/O Berlin 攝影展覽館;文:傅爾得)

分享到微信

首頁 » 影像 » 攝影師 » 每一張照片,都是一部電影的開始

给丰满少妇按摩到高潮